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天线宝宝论坛www.77768.com >

www.08466.com“杀鱼弟”网络想象外的真实人生

发布日期:2019-10-23 01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0年,“杀鱼弟”的视频爆红网络后,一些教育机构曾给孟凡森捐赠过书包,笔记本。王岚记得,也有好心人联系她,称要资助“杀鱼弟”完成学业,之后不了了之。

  “那时候150米外的马路拐角便是苏州友好学校,孩子在那里上二年级,周末和放假会在家里帮忙,没有辍学。”王岚说,自己没啥文化,供家里6个孩子读书一直是她的心愿。

  孟凡森也在节目中对父亲孟长青说,“我一定会好好读书,长大以后不让爸爸再杀鱼,过上好日子。”

  但和孟凡森同在一所学校的孟雯却说,哥哥文化课听不太懂,跟不上老师节奏。等到孟凡森升至六年级,孟雯经常看到他在走廊处罚站,“总在课堂上睡觉”。“那会外来务工随迁子女还要交借读费,孩子们每人1200左右”,王岚劝了几次,“不能浪费我们的血汗钱吧”,孟凡森听不进劝,成绩在倒数徘徊,没有起色。

  他经常翘课,一位卖鱼的老乡问他,“为啥不去上学?”“上学能干啥呢?”他反问道。

  孟雯说,友好学校每年级只有一个班,共三四十人,都是菜场附近外来农民工的孩子,跟着父母到处转学,大部分人对学习的兴趣不高。“不知道老师有没有教师资格证,好多老师同时教语文、数学、音乐和美术,好像也不是很专业”。

  孟长青夫妇商量着,既然外地随迁子女的入学政策有限制,自己又管不了老大,将他送回老家的寄宿学校或许更合适。

  回到老家后,孟凡森因为逃学、旷课被多次警告,家人发现他常去黑网吧打网游,只好又将他接回身边。

  网络对“杀鱼弟”是否持续接受教育的关注热度早已消退,孟凡森也不再提起自己几年前立志“好好念书”的誓言。

  14岁孟凡森开始真正辍学卖鱼杀鱼,www.08466.com,他已长到一米七几,肩膀宽厚,身型壮实,人却沉默。他迷上古惑仔,偷偷拿了600元去文身店,在胸口文了个图案。

  日常的空闲时间,孟凡森在低矮的塑料凳上蜷坐着,168开奖现场中国移动短信营业厅怎么关梦网信息总开关。双手在oppo手机上灵活移动,屏幕中是一阵阵游戏的厮杀声。他因为花了一千元买卖游戏装备,想挣点钱,和父亲孟长青大吵一架。“游戏都是骗钱的”父亲说。

  孟长青几次询问儿子,现在是不是真的喜欢杀鱼,还是愿意出门打工,做点体面的活儿,起初,孟凡森计划着等结婚后,出去找活干,后来又改口,“爸爸,我还是先在家里杀鱼吧,外面那么乱,万一被骗了咋办呢?”

  8月8日中午,位于化肥新村中街的山东兰陵大发水产大门紧闭。门口摆放着六个长方形的水槽和一堆杂物,时不时有顾客探头走近,问一句,“今天不卖虾了?”

  三十多平米的屋内有两个卧室,各摆放一张床和四五个收纳箱,客厅的瓷砖地面上凌乱地铺着两个毛绒毛毯,孟雯与弟弟妹妹还有几个亲戚家孩子挤在毯子上看《熊出没》的动画片,他们嘻嘻哈哈笑作一团。

  孟家是八口之家。父亲孟长青幼年丧父,在老家的弟弟因煤气中毒而亡,母亲改嫁,留下他一人。他害怕孩子以后像他一样孤单,“一不小心”生了六个,“自己累点没事,家里人多热闹”。孟凡森刚出生时,孟长青在外打工不顺,回家种地,日子过得清苦,他盼望儿子将来过上富足的生活,便起名“大发”。

  如今孟凡森家的店名改为“山东兰陵大发水产”。那块名为“杀鱼弟”水产的招牌挂了两三年,直到被强风刮破了一角,才彻底换了下来。

  2008年左右,孟长青租下大发水产这间屋子,开始做批发、零售水产的生意。

  他每天夜里一点多起床,去南环桥批发市场进货,四五百斤的鱼虾搬上面包车,再回来卸进水槽,放冰,给氧,忙到四点。

  王岚紧跟着起身做饭,照看摊位的生意。称重,杀鱼,算账,送货,两人从早晨六七点忙活到傍晚五六点,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。

  六个孩子的学杂费和伙食费一年3万多,加上3万的房租,一万多油耗和日常开支,每年十万的生活花销让他们像陀螺一样连轴转,“哪能像一两个孩子的家庭那般生活得精细”。

  2013年初,孟凡森的左眼受伤,眉骨处肿着,流血的伤痕清晰可见。媒体报道称,一位邻居告诉记者,“这是他父亲打的”。

  “杀鱼弟”被家暴在网络上,描绘起孟凡森的人生时,这段经历被反复提及。王岚哭笑不得,“那次是几个孩子回老家过年放炮,炮竹开始没炸,等孩子们走近,两三个都炸伤了。老大伤了眼睛,老四手炸伤了一大片,没少流血。”

  母亲王岚说,家里孩子多,小时候不听话,她和孟长青偶尔都动过手。孟雯记得,孟凡森在帮父亲送货途中曾弄丢了两千元现金,父亲气得动手打了哥哥几下,“是不是这样被人误会了?”她猜测。事实上,在家里,父亲偏爱的是哥哥。哥哥的衣服几乎全是父亲亲自买的,都是名牌。

  近两年,早期在湖里捕鱼落下的腰椎疾病加重,疼痛侵蚀着他的身体,他变得愈发易怒,“每天累得喘不过气来,经常碰上几个刁难人的顾客,2019管家年婆一句诗中特发现了一种全新的病毒膜融!心里有火不发泄憋得难受,习惯了”。这几个月,妻子肾脏不好,血压增高,两人为买卖上缺斤少两的小事吵得更加频繁。

  孟长青在众人眼里是出了名的暴脾气,但从不把事儿放在心上,转脸就忘。儿子孟凡森内敛,不爱说话,却继承了他的脾气。拌嘴的时候互不相让,屋里屋外都能听见。

  孟凡森在医院度过第一轮危险期后,孟长青不止一次问过儿子,怎么就想到喝毒药了?

  “每天夹在你们至少两三次的吵架中真的心烦”。孟凡森说,一个月前,他花8块钱在临街百米外的种子铺里买了一瓶百草枯,藏在摊位后院仓库的煤气罐旁。

  8日,躺在医院病床上,穿着蓝绿条纹病号服的孟凡森突然对王岚说,“妈妈,我还不如回去杀鱼呢,睡在这里太无聊了”。